大卫·格罗斯曼:希望深圳在设计行业起领头作用

2017-4-27 14:03:19  来源:pchouse  作者:佚名  

   【太平洋家居网 展会频道】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首届深圳设计周,吸引到众多国际设计大咖前来,国际设计理事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Design)主席、以色列环境设计师大卫·格罗斯曼(David Grossman)就是其中之一。4月21日,他以“面向未来的设计”为主题在深圳蛇口价值工厂进行演讲。对于首届深圳设计周,格罗斯曼表示非常认可。“好的设计就体现在创意的改进上,我希望在深圳设计周上看到一些不同于其他设计周的东西。”

大卫·格罗斯曼:希望深圳在设计行业起领头作用

  时间:2017年4月20日

  地点:蛇口希尔顿酒店招商堂1专访间

  记者:您是第几次来深圳,关于深圳设计周,他会有怎样的猜想,觉得这个设计周会是什么样子?

  大卫·格罗斯曼:我五到六年前来过中国,但是没有来过深圳。主要是在中国的其他地方做一些设计之外的事情。比如我曾经去过杭州、北京上海以及成都。深圳是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城市。深圳模式作为一个非常成功的模式,已经在全国各地都有一些推广,创意在经济发展中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设计在创意扮演的角色也非常重要。我想在第一届深圳设计周活动中看到挑战以及机遇。在设计这个行业中,我想看一下深圳是否也可以起到一个领头的作用。

  记者:刚刚讲的是五六年前来过中国,想问一下第一次来中国是什么时候,当时的设计水平跟现在相比有怎么样的变化?他这些年一直都有参与中国设计基础设施的发展,请问在中国的设计工作具体涉及到哪些工作,以及对中国设计的现状跟未来怎么看?

  大卫·格罗斯曼:设计是一个比较新的行业,它只有200多年的历史,而设计的发展是和工业革命有着密切的关系。中国在近二十年所做的努力,在欧美国家,他们用了两百多年的时间,来发展设计行业。我觉得用二十年的时间来追赶欧美国家两百年所取得的努力,从这个角度看,中国还是有一些进步和努力的空间。我每一次来中国,都有看到中国在设计行业取得的一些进步。我肯定这些进步的同时也认为中国的设计方面还是有进步的潜力。

  记者:另外一个问题,他这些年一直在参与中国设计行业的工作,请问具体参与了哪些?

  大卫·格罗斯曼:我是国际设计联合会的成员,近年来我们联合会的中国设计师比例逐渐上升,我们需要在中国,在设计方面进行一些基础的建设活动。我们的协会中也有很多人受到中国设计的一些影响,有越来越多人想要了解中国的设计行业,他们想要参与到中国的设计行业中来。我们在中国所取得的一些进步,他们可以为本土的设计行业提供一些灵感和源泉作用,也可以通过国际和本土的设计师共同合作达到互利共盈的作用。

  记者:今年3月份您在杭州的一个演讲上说接下来二十年中国将会有七八亿人加入到设计产业中,这个数字相当于欧洲的人口了。我想问,这个人数是怎么被估计出来的,这七八亿人会加入到设计产业的哪些环节,以及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的设计人才吗?

  大卫·格罗斯曼:我所提到的这七到八亿数字指的是消费者市场上的增长,而这七到八亿的数字相当于是欧洲以及北美人口的大部分。我所指的这七到八亿是指对设计有兴趣的消费者。他们需要更多的一些文化产品,他们已经不满足于西方的一些奢侈品或者不可持续的设计产品,他们对设计的需求是非常大的。如果生产者足够聪明的话,他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了解消费者想要的是什么,从而更好的满足他们,这就可以体现在设计产品上。

大卫·格罗斯曼:希望深圳在设计行业起领头作用

  记者:刚才讲到设计总共有200年的历史,之前您的讲座也提到在过去150年里面设计师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基本上是一个生产商的服务者。但是您觉得从现在开始设计师会变成提供更好的人文服务,承担一个文化使者的身份。您认为这个转变会是什么促成的,以及从什么时候开始会有这样的转变?

  大卫·格罗斯曼:设计师这个行业是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不断产生的。工业革命也带来了一个变革社会的力量,所以说工业革命不断发展,设计也在不断发展。工业革命带来最直观的影响是它使得产品的大量生产实现了可能。之前设计师是为生产者服务的,而生产者在乎的是如何提高利润。他们在意的都是短期能够为他们带来好处的事物。但是现在我们在消费方面,会有一些限制。因为如果我们过渡消费,就会对自然资源造成一些破坏或者导致资源的不足。如果是一个好的设计师,他会注重一些长远的发展,而不是仅仅局限在看到一些短期的利润。我觉得这个变化看上去只是一个很小的变化,但实事求是它对这个社会是带来非常巨大影响的。一个好的设计师,就会从以前的为生产者服务,带来一些短期的利益,转向于为消费者服务,从而获得更长远的利益。

  记者:接着刚才的问题,因为深圳的历史是很短的,它很摩登,也不是说它文化性的沉淀不是很深。关于深圳的设计有一个误解,说深圳的设计是为商业服务的,而没有真正渗入人们的生活,也就是说深圳的设计是浮在表面的。关于这样一个误解,您怎么看?

  大卫·格罗斯曼:刚才你提到的这个误解,是您的观点,不代表我的观点。这个问题是比较复杂的,不能够这么浅显的来理解。深圳确实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如果说和其他比较有丰富历史沉淀、文化积淀的城市比,它确实稍逊一筹。但如果说设计,并不存在深圳设计、广州设计或者成都设计,因为设计是一个行业,不是以地区划分的。我也承认深圳的经济发展是非常成功的。我们也可以说曾经深圳发展经济的一些手段是比较表面的,但是我们不可以否认的是它确实成功了。如果说设计要发展,它也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既然深圳在模式上已经能够起到一个模范的作用,那深圳也要成为第一个敢于从制造模式转换为设计模式的新阶段。这也是适用于中国的其他城市。我认为一个成功的设计师,它除了要明白复杂的设计是怎么做的之外,还要学会从复杂,所谓的退化到最基本的最基础的设计。我说到这个是因为刚才我接受采访的时候有一个主持人问我说欧洲盛行极简风,中国的设计行业盲目模仿欧美极简风。我刚才谈到,我们在发展的时候,是要掌握一些简约的风格,但是也要制造出更精美的设计产品。在这个过程中,是需要取得一个平衡的。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包含两方面。第一,在您看来深圳举行设计周,直接原因是什么?第二,现在在中国也好,广州、深圳、北京等好多城市都在办设计周。设计周是一个同质化有点严重的东西,在深圳设计周如何可以取胜?在全球都做设计周的背景下。

  大卫·格罗斯曼:深圳设计周是第一届,我也是第一次参加,所以没有办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如果我来说一下设计,我认为一个好的设计,最重要的是在于他与旧的设计有不同。这不同就体现在创意的改进,以及与设计相比有没有提高。我相信也认为深圳设计周会带给我们一些不同的体验。因为我们都面临一些不同的机遇和挑战。深圳作为一个特殊的城市,也有一些不同的机遇。我希望在第一届深圳设计周看到一些不同于其他设计周的东西。如果第一届深圳设计周能够反映出中国或者甚至真正需要的是一些什么东西的话,我认为这就是一届成功的设计周活动。

大卫·格罗斯曼:希望深圳在设计行业起领头作用

  记者:在您看来深圳设计周举办的直接原因,您个人的猜想,比如深圳想把文化上的形象推广给自己的市民还是想把它的设计成果呈现给世界,关于这一块您能不能说一下。

  记者:对,因为深圳是“设计之都”,有这样一个头衔在,再进行设计周的举办,您认为这个出发点是什么样的?

  大卫·格罗斯曼:我认为未来的发展,是很重要的。深圳设计周可以取得一些什么样的成果,我觉得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些才是让世界注意深圳的来源。我认为如果我们将重点放在我们如何运用现有的资源,来帮助本土设计行业提升,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世界上有“设计之都”称号的城市很多,深圳要如何与其他的“设计之都”有一个不同的地方。我觉得它就需要落实在实处。大家如果说它每一件事情,每一个行业都想取得成功,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需要关注某一个方面,比如关注设计这一个行业,努力的去进步,来将资源用在本土的设计行业中,从而使得本土的设计行业得到一个提升。

  记者:我们这次设计周是很多种设计,比如工业设计、建筑设计。您对于深圳哪方面设计比较感兴趣。现在有一个数据说全球90%工业设计产品都是产自中国,我不知道您对中国特别是深圳,哪一个领域的设觉得是在国际上比较有竞争力和潜力的?比如是工业设计还是建筑设计,哪一块?

  大卫·格罗斯曼:我认为没有一种设计是可以仅从外部来看出这个设计是否具有独特性。我们不能够从一个产品的外观看出这个产品是不是深圳设计的。我认为我们的目标在于确保在深圳设计的产品是一个有效的产品,可以为消费者所服务的产品,或者说是一个非常先进技术的产品。我觉得这个才是一个长远的作用。而且我依旧认为一个设计的产品,从外部来看,它的独特性是不可见的,而不是说我们看一个产品一看就可以看出是在哪里设计的。我觉得深圳要相信自己时间方面的水平,相信自己设计的质量是不错的,以及我们还需要让制造者明白如何将一个好的设计应用在自己的产品里,这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从一个外观来看这个产品是不是深圳制造的。

责任编辑:luoweixian
转载申明:太平洋家居网独家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网友评论
最新试用
科沃斯无线擦窗机器人WA30 价格: 3599元/份 数量: 2份 立即申请